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通用电气上演多空大战 惯于做空的香橼这次选择唱多

内地新闻 时间:2019-08-18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原标题:通用电气上演多空大战 惯于做空的香橼这次选择唱多) 一个交易日大跌11.3%,第二天大涨9.74%。 股价坐过山车的不是什么小盘股,而是市值700亿美元的通用电气(下称GE)。 股价大跌的导火索是一份做空报告。有意思的是,次日大涨的重要推手是香橼

(原标题:通用电气上演多空大战 惯于做空的香橼这次选择唱多)

一个交易日大跌11.3%,第二天大涨9.74%。

股价坐过山车的不是什么小盘股,而是市值700亿美元的通用电气(下称GE)。

股价大跌的导火索是一份做空报告。有意思的是,次日大涨的重要推手是香橼(Citron Research)——一家全球知名的做空机构,但这次它扮演了唱多的角色。

本周四(美国时间8月15日),一名叫Harry Markopolos的会计专家发布了长达175页的报告,指责GE的欺诈行为不亚于安然公司,涉嫌欺诈金额达380亿美元。报告称GE的财务舞弊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公司由杰克·韦尔奇经营。

受此影响,GE股价周四收跌11.3%,创11年单日最大跌幅,市值一天蒸发89亿美元。

但下跌并未持续。美国时间8月16日,GE股价大幅回升,最终收涨9.74%。

作为做空机构,香橼曾做空恒大地产、奇虎360以及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但这次它选择唱多GE。

美国时间8月15日,香橼发布报告力挺GE,认为关于GE的做空报告是最糟糕的报告,自始至终都是虚伪的。此前,据媒体报道,Markopolos表示,一家美国对冲基金资助了报告的撰写和发布。

来源:Citron Issues Comment on General Electric ($GE) and Markopolos Report

此外,还有对冲基金大佬也在力挺GE。在GE急跌时,宏观对冲基金经理、索罗斯前合伙人德鲁肯米勒(Stan Druckenmiller)表示,他相信GE首席执行官卡尔普,并买入了GE的股票(美国时间8月15日)。

来源:Citron Issues Comment on General Electric ($GE) and Markopolos Report

香橼:这是买入GE的好机会

香橼力挺GE,并建议投资者利用这次机会买入GE股票:“GE是美国资本市场上所处行业的基石,Markopolos的报告比较鲁莽。”

来源:Citron Issues Comment on General Electric ($GE) and Markopolos Report

香橼认为,依靠赞助发布做空报告存在商业逻辑的问题,表示“我们在2018年发布的做空报告中,从来没有接受过第三方机构的资助。更重要的是,将资助建立在‘交易成功’基础上的行为既不符合内控,也满足不了任何基金机构的合规性要求。”

紧接着,香橼认为做空报告带有比较浓的个人感情色彩。“当Markopolos接受CNBC和其他媒体采访时,他的个人声誉瞬间遭遇拷问,为什么将矛头对准GE?他的回答是‘GE去年把总部搬到了波士顿。波士顿是我的家乡。当你发现家乡有骗子公司时,我是不会心怀感激的。’这份的傲慢声明,让人不得不对Markopolos关于GE的所有指责表示怀疑。假设Markopolos的团队是在另外一个城市,或者Markopolos是马萨诸塞州的财务官,他们是否还会将GE看作目标。”

来源:Citron Issues Comment on General Electric ($GE) and Markopolos Report

更为重要的是,香橼认为,激进的会计方式和欺诈是两码事。“多年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允许企业采用激进会计方式,这有助于推动经济增长。如果GE犯下欺诈,这将是一个大规模的欺诈阴谋,也意味着在过去的20年里,有成千上万的会计师、审计师和首席财务官参与其中。”

来源:Citron Issues Comment on General Electric ($GE) and Markopolos Report

香橼表示,对所有做空机构来说,昨日(美国时间8月15日)是悲伤的一天。更糟糕的是,Markopolos称GE的欺诈行为要追溯到20多年前。“尽管我们认同Markopolos在麦道夫案中的尽职调查,但必须指出的是,卖空者和基金经理不重视麦道夫,因为他们没有从它的倒台中获利。”

来源:Citron Issues Comment on General Electric ($GE) and Markopolos Report

“安然剧本”再现?

在长达175页的做空报告中,Markopolos在开头直指GE的欺诈行为不亚于安然公司,涉嫌欺诈金额达380亿美元。报告称GE的财务舞弊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公司还是由杰克·韦尔奇经营(他享有诸多荣誉,比如“全球第一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等)。

来源:General Electric Whistleblower Report

报告称,GE隐瞒了长期保障保险(LTC)业务的290亿美元亏损,隐瞒了子公司贝克休斯的91亿美元亏损。

Markopolos在报告中称:“这是我的会计团队在过去9年中处理的第9份保险诈骗案,可这是最大的,甚至比安然和世通公司加起来还要大。通用380亿美元的会计欺诈金额占GE市值的40%以上,远比安然公司或世通公司的会计欺诈严重得多。”

报告表示,GE存在185亿美元保险储备缺口。“在GE传统LTC业务所需的290亿美元中,要有185亿美元的现金储备,剩下的105亿美元是在美国会计准则下的一次性非现金费用,会计准则要求在2021财年一季度前计入。这将会破坏GE的资产负债表、债务比率,以及可能会违反债务契约。”

报告还表示:“当您将GE的保险业务与大型金融服务集团如英国保诚(PRU)等相比时会发现,GE需要额外储备185亿美元以便能够支付索赔。我们将GE的LTC政策与保诚进行了比较,两家保险公司在2000年中期的老式LTC政策中具有相似的风险,但保诚政策的风险特征远低于GE。在2018年,在保诚保险政策下的损失率为185%,他们为每笔保单所储备的金额是约11.34万美元,而通用保险政策下的损失率则高出数倍,但为每笔保单储备的金额只有7.9万美元。为了匹配保诚的储备水平,GE需要立即增加95亿美元的储备。”

此外,报告还质疑GE的油气业务会计方式存有问题,以及运营资金情况远比披露的糟糕。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提到,为了防止分析师分析并比较其不同时点的报告,GE每2至4年就更换报告的格式。“为什么要怎么做?我们只能想到两个原因:一是隐瞒会计欺诈;二是因为他们如此无能,他们无法保存适当的账簿和记录。我不确定哪个更糟糕,因为两者都很糟糕,每一条都是通向破产的道路。”

总之,在Markopolos看来,“GE利用了许多与安然公司相同的会计技巧,以至于把它称为GEnron剧本”,“我的团队过去7个月一直在分析通用电气的会计账目,我们认为所遇到的380亿美元欺诈案只是冰山一角”。

来源:General Electric Whistleblower Report

GE反驳:纯粹是市场操纵

就Markopolos的指控,GE首席执行官Larry Culp表示,公司将始终严肃对待任何有关财务不当行为的指控,但这纯粹是市场操纵。

他称:“Markopolos在发布报告之前从未与公司官员谈过这一事实,表明他对准确的财务分析不感兴趣,而仅仅是为了让GE股票产生向下波动,以便让他和他的未公开对冲基金合伙人可以获得个人利润。”

8月16日,GE也通过GE中国官网发出一份声明,对指控做了逐一反驳:

来源:GE中国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