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大湾区企业的科创密码

探险 时间:2019-08-07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内容和时代命题。在此背景下,站在时代潮流之巅的珠三角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创新发展机遇。 8月3日,“榜样的力量——2018‘FIT粤’科创先锋大赛颁奖活动”在广州举行。活动现场发布了由南方日报·南方经

  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内容和时代命题。在此背景下,站在时代潮流之巅的珠三角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创新发展机遇。

  8月3日,“榜样的力量——2018‘FIT粤’科创先锋大赛颁奖活动”在广州举行。活动现场发布了由南方日报·南方经济智库、南方城市智库和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建行大学大湾区金融创新学院、中国建设银行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共同撰写的《大湾区视野下的珠三角企业创新报告》(下称《报告》)。

  《报告》通过对上百家珠三角创新企业展开深度调研和分析,首次梳理了支撑珠三角科创企业发展的新力量、创新特征,并提出切实可行的行动建议。

  ●南方日报记者 沈梦怡

  1

  亮点

  支撑珠三角科创企业发展的四种力量

  “粤港澳大湾区正在通过‘三张网’形成新的要素流动格局。”《报告》主编之一、华南理工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朱桂龙介绍,第一张网是新交通网,大湾区新环线逐步成形;第二张网是新制度网,区域政策环境持续优化;第三张网则是创新网,珠三角正在勾画全球科技创新网络。

  是什么力量在支撑这张创新网络的发展?课题组通过发放问卷的形式对近百家珠三角科创企业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支撑珠三角科创企业发展的四种力量正在逐步凸显:企业创新特征趋于显著、关键人才的重要性凸显、产学研合作日趋紧密、公共政策的支持日益重要。

  在各类要素成本不断上升、内外经济环境异常严峻的当下,创新,不仅事关企业的竞争力,还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报告》显示,珠三角科创企业的创新特征趋于显著,具体表现在:研发人员占比和研发投入占比显著提升,突破式创新不断涌现等。

  从创新最需要的两大要素(人和财)来看,珠三角科创企业越来越舍得“下血本”:近70%的企业研发人员占比超过10%,研发人员占比20%—50%的企业达到38.14%;近3/4的企业研发投入占营收比超过5%。其中10%—20%以上的企业达到41.24%,不足1%的仅为2.06%。

  从创新活动的类型来看,珠三角科创企业主要围绕主营产品开展创新活动,重点在技术或工艺创新方面实现突破(占比为87.63%),但同时又兼顾到其他领域的创新,比如营销创新、商业模式和组织创新等占比40.21%、39.18%、28.81%。

  调查分析显示,人才,特别是关键人才、团队在创新活动中的重要性和地位越来越凸显。94.85%受访企业认为,“关键人才支持”是影响创新的重要因素。与之相对应的是,79.38%的受访企业认为“缺乏合适的人才或人才流失”是制约创新的因素。此外,在创新资金投入分布方面,“关键人才(团队)引入”占比最高为84.54%。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加速,珠三角创新网络的连接也日益紧密。调查分析显示,珠三角科创企业创新研发活动中的产学研合作特征较为明显。

  从产品或业务外包来看,有54.64%受访企业有外包合作伙伴分布在珠三角,内地(除广东省以外地区)和粤东粤西粤北分别为27.84%、12.37%。

  从新产品开发途径来看,50.52%的企业与境内高校有合作开发。75.26%的企业有与高校科研院展开合作。

  在企业自主创新的基础上,政府如何不越位、不缺位,在关键领域发挥作用,做好向新经济转型的产业引导和基础建设,也是珠三角创新发展需要回应的问题。

  调查分析显示,目前珠三角地区政府部门对创新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大,公共政策的支持日益重要。有60%以上的受访企业曾获得政府税收减免或获得政府补贴,超过40%的受访企业获得政府财政资金支持或获得政府奖金。

  聚焦到珠海,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珠海累计新增减税降费57.48亿元。其中,深化增值税改革减税规模已达16.16亿元。从行业看,制造业减免税11.23亿元,居所有行业首位。

  2

  挑战

  什么制约了大湾区科技创新效率?

  科技创新氛围日益浓厚的同时,与世界一流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在科技创新效率和科技产业发展质量上,仍然存在差距。

  《报告》指出,从人才引进政策看,目前大湾区高端创新人才集聚度仍然较低,广东省各市对引进创新型人才的差异化程度有待提高,人力资本配置还具有较大优化空间。

  从基础科研水平来看,广东的高水平大学、科研院所和重点实验室的总体数量偏少,且地域分布不均衡。

  基础研究经费投入相对不足:2017年,广东省基础研究经费为109.42亿元,仅占研究与试验发展(R&D)总经费的4.23%,低于全国5.2%的平均水平,与北京的14.22%和上海的7.4%相差甚远。

  世界级基础性、前沿性研究平台也较为缺乏:截至2017年底,广东共有28家国家重点实验室,数量排名全国第四,和北京、上海相比差距明显。

  而在企业层面,调研结果显示,广东企业在开展需求导向的应用基础研究时,普遍面临着经费投入受经营压力限制、缺少运行经费支持、申请竞争性基础研究项目难,以及难以形成专门的基础研究队伍、人才缺乏等问题。

  产业协同创新一体化程度不高,也是大湾区科创发展的一大痛点。

  一方面,目前广东制造业尚处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的中低端,科技创新与产业结合不紧密,且缺乏世界级领先科技创新企业。

  另一方面,在大湾区内部,港澳与珠三角的科技合作在人才、资金、技术、设备、知识产权保护、资质认证等创新要素的流动上也还存在诸多体制障碍。这严重阻碍了大湾区依托国际创新资源的“创新杠杆”突围“创新困境”。

  此外,各市创新产业的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相互协调、相互支撑的产业发展格局尚待形成。

  而从国际创新资源的流动来看,整体而言,目前大湾区区域与国际间的科技创新合作更多表现为国内资源市场向国际市场的开放,即外资企业凭借先进的研发优势、强势的品牌效应等对国内市场形成强有力的冲击。

  同时,具有先发技术优势的发达国家及国际垄断企业不断对中国企业创新发展设置障碍甚至技术封锁,使得中国企业难以获得高端创新资源,甚至出现高端创新资源流出、低端资源流入的“逆向转型升级现象”。

  “究其原因,既有区域内科技创新资源匮乏等客观条件制约,也有体制、机制等创新环境和政策等方面引导和培育问题。其引发的一系列深层次问题,将深刻影响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形成与发展。”《报告》指出。

  3

  建议

  加快创新要素跨区域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