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融媒體視域下美食紀錄片的短視頻化探析

美食 时间:2020-05-09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關鍵詞:融媒體﹔紀錄片﹔短視頻化﹔《早餐中國》 融媒體是充分利用媒介載體,把廣播、電視、報紙等既有共同點又存在互補性的不同媒體,在人力、內容、宣傳等方面進行全面整合,實現“資源通融、內容兼融、宣傳互融、利益共融”的新型媒體。隨著互聯網社交

關鍵詞:融媒體﹔紀錄片﹔短視頻化﹔《早餐中國》

融媒體是充分利用媒介載體,把廣播、電視、報紙等既有共同點又存在互補性的不同媒體,在人力、內容、宣傳等方面進行全面整合,實現“資源通融、內容兼融、宣傳互融、利益共融”的新型媒體。隨著互聯網社交媒體的發展,融媒體正進入快速發展期。在其發展過程中,以往“窄眾”的紀錄片領域出現了很多新變化。特別是美食題材,出現了不少帶有互聯網基因、視角新鮮、短視頻化的紀錄片佳作。比如騰訊視頻與海峽衛視聯合推出的《早餐中國》,點播量、話題度都獲得高度關注。本文擬以其為樣本,探討美食類紀錄片在融媒體時代的傳播特質與創新之路。

《早餐中國》由美食家沈宏非、陳曉卿擔任總顧問,在騰訊視頻播出。第一季於2019年4月22日開播,第二季於2019年10月21日開播,豆瓣評分高達8.9,知乎評分上也獲得8.9的高分。節目播放量和微博閱讀量處在高位:兩季總播放量達到4.5億次,微博主話題#早餐中國#閱讀量達到4億次,討論量11.6萬。微博“2019年超級紅人節”上,《早餐中國》獲2019年度影響力紀錄片獎。

一、文本特點:網感強,金句多

作為美食類紀錄片,《早餐中國》具有網生短視頻時長較短、個性鮮明、接近日更的特征。節目每集時長壓縮至5分鐘左右,展現該店中最有特色的美食制作過程﹔更新頻率與上班族早餐時間同步,為每周一至周五8:00。壓縮時長的做法更符合當下觀眾碎片化的觀看習慣,短小的視頻體量也為視頻內容的傳播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節目展示美食制作本身,也講述美食制作者的人生故事,展示城市普通人的生存狀態。大多數早餐店規模小、價格低、年頭久,店主往往凌晨就開始勞作,忙碌一天卻利潤微薄,異常辛苦。花絮中可以看到,攝制團隊為了等2點、3點開工的店主,深夜1點半就要准備開機拍攝。日復一日的“苦”和“難”中,節目基調卻是溫暖、積極的,選擇的人物都能“苦中作樂”。

因為視頻體量小,5分鐘內要展現美食、交代故事、塑造人物,節目需要短時間內密集提供大量信息。“在網絡傳播語境下,紀錄片必須一開始就能抓住觀眾的眼球,在更短的時間內,呈現出最大的效果,讓更多的極致化元素密集地出現。”[]主角帶有強烈個性、網感很強,即使摘取其中短畫面,也富有趣味,適合網絡傳播。比如湖南長沙肉絲粉,小朋友現場銷魂“嗦粉”教學﹔貴州凱裡酸湯粉,老板娘眼神慢放、驕傲臉﹔廣東汕頭豬血湯,老板“2號,2號,小姐姐”……微博話題互動中,這些表情動圖被屢屢提及。

因為視頻體量短,大量“金句”讓每集主題更明確,特征更鮮明,同時也與欄目定位“隻要早起,你就能找到故鄉”互相呼應。比如《貴州凱裡·酸湯粉》中,老板娘脾氣不好,卻從來沒和顧客發過脾氣,金句以字幕顯示:“人生(像)舌頭和牙齒都要磕磕碰碰,人生沒有沒吵架的。”《新疆吐魯番·烤包子》中的雙胞胎被問及全家最喜歡誰時,說出“全部人、一家人”,畫面為全家福合影,以字幕展現的金句成為點睛之筆:“一家人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重慶·小面》的主線是重慶小面制作。男店主每天凌晨4點鐘開始准備,一直忙到下午3點才能休息。光是打佐料這個環節,每天就要重復300次以上。這期節目的情感線是男店主和女兒趙紅之間的親情。他把手藝傳給女兒,店面也要留給她,為的就是給她鋪平道路。這時出現的金句適合互聯網上的碎片式觀看和二次傳播:“先把路走平了,再讓他們來走,這是做父親的責任。”

在互聯網平台傳播的《早餐中國》還點明了早餐店的地址和營業時間,切中短視頻潮新熱點:帶貨能力。在傳統紀錄片如何體現商業價值、回收制作成本的難題上,探索電商、帶貨、植入(冠名商畫面植入)等方式,或許能為此類紀錄片IP的未來發展打開新路徑。

二、音樂特點:生活化,年代感

紀錄片是真實世界真實生活的復原和再現。它不僅是畫面的藝術,也是聲音的藝術。作為一種具有獨特表現力的藝術形式,音樂可以補充畫面之外的信息,烘托現場的環境,表達人物的情緒等。短紀錄片由於受時長限制,音樂也是重要信息源。

《早餐中國》每集片尾有一個固定環節:“每個早餐店老板都有自己的單曲循環。”比如長沙肉絲粉的《濤聲依舊》,福安水煎包的《最浪漫的事》,西安油茶麻花的《心雨》,鄭州胡辣湯的《知心愛人》等。從音樂發行時間統計,第一季35集中,20世紀70年代的音樂有3首,80年代的10首,90年代的18首,2000—2009年的3首,2010年后的1首,選曲跨度近半個世紀。

20世紀80年代、90年代的音樂佔總數的80%。這些既是店主的青春記憶,也是對全片內容的暗喻。比如在《重慶·小面》中,畫面為店主辛苦勞作,音樂是“你挑著擔我牽著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對渲染主人公的情緒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第23集中,年輕店主提到“百年肥腸粉”是孩子會說的第一句話,此刻響起《吉姆餐廳》:“生意不錯,忙碌的人把一切忘了”,配合現場聲、畫面,是店主對未來生活的期許,也展示了城市普通勞動者早餐時段的生活狀態。

這些音樂刻畫著人物性格,補充了主人公的信息,短短幾句歌曲也能把內容推向高潮。紀錄片總導演、海峽衛視總監助理王聖志提到這個環節時說,早餐店老板歇攤時愛把手機音量調到最大,外放歌曲。那些歌都是20世紀80年代、90年代的流行曲。他意識到,手機裡的歌單“裝滿了你的孤獨、煩惱、幸福、歡樂”。他們日復一日做一件事,聽歌不跟風,隻循環一首,老歌伴隨了他們幾十年。“我不需要有個聲音跳出來說這人有工匠精神、幾代傳承、堅守有道。他有多堅持,你聽他的歌就知道了。”[]

三、包裝特點:綜藝化,花字多

《早餐中國》出現了一些不同於傳統紀錄片的特點。“《早餐中國》的網感很強,但背后制作團隊海峽衛視卻是傳統電視台。此次與騰訊視頻進行合作,海峽衛視負責制作,騰訊視頻則負責項目整體研發排播、推廣和招商等。”[

]從花絮看,節目團隊年輕化,做過傳統紀錄片,也做過綜藝真人秀,片中體現了兩種節目特質的融合。

《早餐中國》的包裝借鑒了綜藝手法,活潑的花字、幽默的對白讓節目更具網感,笑點不斷。生活化的笑點和城市早間日常蒙太奇拼接,輕鬆有趣。剪輯節奏明快,快剪快切推動情節發展,更適合年輕受眾的口味。《中國紀錄片發展研究報告2019》顯示:“2018年中國紀錄片生產總投入為46.02億元,同比增長16.4%,紀錄片市場的生產總值為64.45億元,同比增長接近7%,從中不難看到國產紀錄片市場正在飛速增長……網生代正在或將要成為紀錄片的主流受眾。”所以紀錄片需要進行一些適合年輕人口味的包裝。

四、結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