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2019年陷入危机或“跑路”的教育机构已十数家

环球银幕 时间:2019-12-05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今年陷入危机或“跑路”的教育机构已十数家 今年2月,在线少儿思维训练机构“成长保”被曝停止运营。同月,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陷入经营危机,并宣布破产清算。 上述两起事件拉开了2019年教培机构关门停业,甚至是跑路的大幕。莎翁少儿英语、沐奇亲子

今年陷入危机或“跑路”的教育机构已十数家

今年2月,在线少儿思维训练机构“成长保”被曝停止运营。同月,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陷入经营危机,并宣布破产清算。

上述两起事件拉开了2019年教培机构关门停业,甚至是跑路的大幕。莎翁少儿英语、沐奇亲子游泳、朋恩日托、韦博英语……截至目前,2019年陷入危机或者“跑路”的机构已达十数家,涉及K12、留学、早幼教等多个赛道。

“好看的数据会掩盖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一位K12在线教育机构创始人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一味追求增长时,许多机构没有及时意识到经济风向、用户需求、行业动向等变化,埋下的隐患在某一个时间点便会爆发。

这些陷入“跑路”危机的教育机构,背后既有行业变迁淘汰所致,也有机构自身经营不善的原因,它们留下的经验教训可能已是“老生常谈”,但依然值得教育行业吸取铭记。

沐奇亲子游泳

4月8日,有家长爆料称高端亲子游泳早教机构沐奇亲子游泳自2019年起无法正常约课,近日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几家店面相继关闭。

莎翁少儿英语

3月15日,不少学生家长接到莎翁少儿英语通知,称因经营不善,公司进入内部清算和破产流程。16日,莎翁少儿英语称,公司银行账号已被冻结。

韦博英语

10月,韦博英语各地门店陆续关停,涉及学员预付款和员工工资没有着落。创始人称,去年开始公司业务持续下滑,原定融资计划被推迟,导致资金链断裂。

帕皮科技

4月下旬,帕皮科技在京7个校区关停,疑为老板跑路。26日,帕皮科技发文称,公司没跑,但资金链断裂。

爱乐乐享早教

10月中旬,北京爱乐乐享早教中心多家门店陆续关门,单个门店涉及的学费或超600万元。

1 行业变迁,唯有适者生存

今年2月份,太傻留学陷入了学员退费维权漩涡。于2013年被华闻集团(原名华闻传媒)收购的太傻留学,其实早在2018年已面临着经营变动。据其公告,2018年销售额较2017年出现了44.34%的下降,而毛利同比下降了93%。与此同时,公司管理层发生全面变动,现金流紧缺、大量员工离职,导致销售人员紧缺,市场宣传不到位,销售额因此大幅下降……

太傻留学披露的公告显示,2018年初时,公司员工达223人,到年末员工仅剩132人。

内部问题困扰的情况下,太傻留学还面临着外部环境的冲击。太傻留学在其2018年半年度公告里称,因美国政府出台一系列新政策,限制了部分赴美条件,对美国留学市场冲击较大,因此主要的留学业务在2018年上半年有所下滑。同时,国家于2017年底取消了对出国留学中介资质牌照的要求,小型留学服务公司大量涌现,对原有的留学服务公司造成了一定冲击。

留学行业的政策法规未来可能进行的改革、美国留学的门槛增高、2017年底中介资质牌照的取消等原因都造成了太傻留学咨询服务业务的经营风险。而另一个对太傻留学来说更大的挑战是,传统门户网站的用户增长红利期已经过去,移动互联网逐渐发达,正如其在公告中所说,“对太傻留学互联网广告经营模式造成强大的冲击和威胁,同时对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方面的投入也产生极大挑战。”

截至2018年末,太傻留学主要的预付款项均是由广告业务产生的,且金额较大。2018年,太傻留学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3893.08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为3883.37万元。在公告里,华闻集团称,受累于2018年广告业务未能回款导致现金流紧缺,留学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和推广,太傻留学2018年业绩大幅度下降。在当年,太傻留学停掉了广告业务。

行业变迁大浪冲击之下,依靠传统模式的机构如同沙滩上的贝壳,只能随波逐流,极难再有主动选择的权利。对于这一点,宣布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的疯狂老师也许有更深的体会。

疯狂老师是一家面向K12阶段学生提供家教服务的机构,业务模式为采用O2O的方式让老师与家长通过APP直接对接,由老师提供上门教学。在家教O2O的辉煌年代,疯狂老师曾在短短9个月内完成了5次融资,总额超4400万美元,估值达2亿美元。

机构大肆烧钱补贴,资本盲目疯狂涌入的背后,是家教O2O本身并不合理的存在模式:用户、老师黏性差,低频,变现难……而刷单、数据造假的质疑声同时存在,诘问着一众“明星”家教O2O机构。

不到两年时间,大潮退去,家教O2O平台失去了投资人的青睐,只能选择转型或者退场。疯狂老师2019年宣布谢幕,也只是一场迟来的告别。最终,一声“再见”溅起了一朵令人唏嘘的水花,又很快消失不见。教育新贵们无暇缅怀过去,毕竟,每一天都是新的战场。

2 经营不善,留下一地鸡毛

“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和公司经营不善,公司进入内部清算与破产流程,公司将尽力安顿好没有上完课的学员,安排其他形式和途径的上课方案。”2019年3月15日,李女士(化名)收到了莎翁少儿英语发给家长的破产通知。

孩子的外教老师告诉她,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有收到工资,而李女士的电子合同已经显示作废。不仅是课程没有上完,据媒体报道称,莎翁少儿英语一度拖欠北上广深多个城市至少1500名家长的费用。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瞬息之间的危机来得如此难以预料,创办于2012年的莎翁少儿英语在7年后倒下。而有着20年历史的老牌培训机构韦博英语,也难过“经营不善”的劫。

韦博英语创始人、韦博教育集团CEO高卫宇于2019年10月12日凌晨发布了《致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的一封信》,在信中,高卫宇称,“从去年开始,由于内外部的各种原因,我们的业务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经营遇到困难……原定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带来资金链断裂,无力履行当初的承诺(补发员工工资)。”

受到影响的不止是韦博英语的员工。韦博英语部分学员在销售人员的建议下曾贷款支付学费,之后,韦博英语各地门店陆续关停,学员却仍要偿还贷款。面对维权诉求,高卫宇的一封信向学员解释了原因,却无法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韦博英语的风波还未平息,原韦博英语旗下品牌开心豆少儿英语在10月25日发布通知,称受到韦博英语关闭门店的影响,公司的运营也受到了很大冲击,超出了开心豆所能承受的范围,公司已无力经营,将终止运营。

公司宣布停课,工作人员离职,法定代表人变更。留下的一地鸡毛,直接面对者成了学员与家长。

“资金链断裂只是最终的结果,本质的原因就是服务质量不行,无法让用户续费率达到一定水平。”在教育行业从业多年的李默(化名)告诉记者,线下教育机构成本会更高,如果扩张速度过快,上课效果却满足不了家长需求,一旦引发退款,结果是致命的。“最主要的一点是运营模型不健康。”

机构破产的原因并不新鲜,但即便有了前车之鉴,预收费的“真金白银”与大肆扩张市场的短期火热,仍让大批教育机构头脑发热地死在沙滩上。

3 早幼教机构成“重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