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的鲜明品格

性情 时间:2020-06-09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内容摘要: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从理论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和内在要求;从历史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回顾总结我们党的历史发展得出的科学结论;从现实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切实加强

内容摘要: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从理论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和内在要求;从历史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回顾总结我们党的历史发展得出的科学结论;从现实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切实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关键所在;从未来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对党的前途命运的清醒认识和深刻把握。

关键词:勇于自我革命 最大优势 党内政治生活 全面从严治党

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要兴党强党,就必须以勇于自我革命精神打造和锤炼自己。”总书记的讲话提出了一个重大命题,得出了一个重要政治判断和深刻历史结论。认真学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对于我们全面贯彻落实好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顺利推进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从理论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和内在要求

勇于自我革命有其特定的内涵。从哲学意义上讲,“革命”就是渐进过程中的中断,就是事物的质变和飞跃。而“自我革命”则是主体在主动意义上和自觉意义上的自我扬弃,即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否定之否定”。“勇于”则强调的是胆略、意志、远见和气魄。马克思主义政党即工人阶级政党,之所以要强调勇于自我革命,是由其本质属性和内在要求所决定的。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也就是说,工人阶级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最后才能解放自己。要看到,马克思主义政党是一种新型的政党,它是作为资产阶级政党的对立面而出现的。由于工人阶级与社会化大生产相联系,代表着先进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顺应着社会历史发展的趋势和潮流。因此,工人阶级政党除代表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外,还代表各民族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我们党之所以有自我革命的勇气,是因为我们党除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工人阶级政党所具有的这种性质就决定了它的宗旨、奋斗目标和最高纲领与其他类型的政党不同,也就规定了它对为人民服务宗旨的践行,必须全心全意,不能带一点私心,不能含半点杂质,否则,就不能行稳致远,就违反了其性质,背离了其宗旨,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也不叫共产党。因此,勇于自我革命,对于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来讲,就应该成为其鲜明的政治品格和崇高的革命精神。为了人民的利益,坚持对的;为了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勇于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就成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特质和优势。

马克思主义政党这个特质和优势的获得,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它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得到的,是在革命斗争的大风大浪中锻炼造就出来的,是在长期历史实践过程中积累起来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将来先进,将来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将来拥有,将来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中,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从历史维度看,勇于自我革命是回顾总结我们党的历史发展得出的科学结论

世界上没有不犯错误的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说我们党伟大、光荣、正确,并不是说党从来不犯错误,而是说党犯过错误,但敢于正视错误,又勇于改正错误。这正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应有的郑重态度。

回顾党的革命建设改革历程,党领导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震古烁今。但条分缕析、细细品味,其中有危难之际的绝处逢生,有挫折之后的毅然奋起,有错误之后的拨乱反正,有磨难面前的百折不挠,既充满艰险又充满神奇,既历经苦难又辉煌迭出。特别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党对重大挫折的克服、对重大问题和困难的解决、对重大挑战的应对、对重大失误的纠正,显示的正是中国共产党勇于自我革命的品格和精神,彰显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不同于其他政党的特质和优势。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曾遭受过两次大的挫折,犯过两次大的错误。一次挫折是大革命失败,犯的是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一次挫折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犯的是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大革命失败,使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惨遭反动派杀害。党员数量从大革命高潮时期的近6万人减少到1万多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使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红二、六军团(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等被迫退出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大转移,进行万里长征。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创立的十几块革命根据地大部分丢失,最后仅保留下陕甘革命根据地,成为各路红军长征的落脚点。然而,我们党两次顿挫,两次奋起。大革命失败后,党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纠正错误路线,转变战略策略,很快实现土地革命战争的兴起,开创出一个革命的新局面。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党在长征途中召开遵义会议,改组中央领导机构,开始形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党领导红军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确立北上抗日方针,战胜张国焘分裂主义,取得长征的伟大胜利。紧接着党又适应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提出抗日救国纲领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从局部走向全国,成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大党,实现全民族抗日战争的兴起。

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党也曾遭受过两次大的挫折,犯过两次大的错误。一次挫折是发动“大跃进”和在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化运动,犯了“左”的错误;一次挫折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犯了极左错误。“大跃进”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违反客观规律,欲速则不达,造成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使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泛滥开来,国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损失。“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内乱,使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给党、国家、人民带来严重灾难。但我们党仍然两次顿挫,又两次奋起。党以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直面问题,纠正错误,走出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面对“大跃进”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造成的经济困难,党确立新的经济方针,对国民经济和其他领域的各种关系进行调整,很快国民经济得到恢复,局面得以改观。面对“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混乱和损失,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实际形成的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