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品格证据能否作为定罪证据

性情 时间:2020-06-09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2009年5月25日,孙吴县居民杨某(女)到黑河市铁路公安分局报案称,5月23日晚21时许自己下班回家,走到孙吴火车站列检所附近时,被一男子拦住用手掐住杨某的脖子,抢走了杨某旧手机1部、6克重黄金耳环一对。随后将杨某推入旁边的公厕内脱下杨某裤子,从后面将杨某

  2009年5月25日,孙吴县居民杨某(女)到黑河市铁路公安分局报案称,5月23日晚21时许自己下班回家,走到孙吴火车站列检所附近时,被一男子拦住用手掐住杨某的脖子,抢走了杨某旧手机1部、6克重黄金耳环一对。随后将杨某推入旁边的公厕内脱下杨某裤子,从后面将杨某强奸。

  2009年5月27日侦查人员将杨某内裤上的检材送黑龙江省公安厅作DNA样本,2011年10月14日省公安厅比对出该案犯罪嫌疑人为正在五大连池监狱服刑的张某,其因抢劫、盗窃、故意伤害、妨害公务四罪被判刑六年。2012年1月5日将张某解回孙吴看守所再审。经三次讯问,张某均称没有抢劫、强奸犯罪,还称不认识杨某、与杨某间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另查明,杨某与张某互不相识;案发时为夜间,无直接目击证人;杨某出于羞耻心理,未将此事告诉家人;张某有过多次犯罪记录。

  二、争议意见:

  能否认定张某构成犯罪,构成何罪,存在三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行为不构成犯罪。因张某抢劫、强奸犯罪仅有被害人陈述、DNA鉴定意见可以证实,被害人不能指认犯罪嫌疑人,无直接证据证实系张某所为,仅凭两份间接证据认定张某犯罪证据不确实充分。且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因此不能认定张某犯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行为构成强奸罪。因张某的强奸犯罪有杨某的陈述及DNA鉴定意见可以证实。但抢劫犯罪仅有被害人杨某的陈述证实。不能想当然的认为,张某有强奸犯罪事实,就一定有抢劫犯罪事实。品格证据不能作为定罪证据使用。因此按照孤证不能定案的原则,不能认定张某构成抢劫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张某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和强奸罪。因张某强奸犯罪事实有被害人陈述、DNA鉴定意见证实可以认定。且有证据证实张某系惯犯,有过多次犯罪记录,张某在强奸犯罪事实清楚的情况下仍不认罪,可以认定张某故意隐瞒犯罪事实。因此对张某抢劫犯罪事实同样可以认定。

   三、笔者意见: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张某的行为构成强奸罪,因品格证据不能作为定罪证据,所以认定张某构成抢劫罪的证据不充分。

  所谓品格证据,是指证明某些诉讼参与人的品格或者品格特征的证据。品格证据是英美法系证据规则中相关性规则的一项重要内容,按其证明内容的不同,主要包括前科劣迹、名声、评价。对未成年人适用品格证据是世界各国通行做法,国外相关法律对此做出了明确规定。品格证据的理论依据主要有(1)人格责任论。对刑法学理论和各国制定法产生深刻影响的人格责任论代表人物藤重光教授认为,犯罪行为是行为者人格的现实化及主体的现实化,而不仅仅是社会危险性的表征,最重要的就是犯罪行为及其背后之潜在的人格体系,并且不能将行为与人格分离、仅论述行为,更应考察行为责任的背后形成人格的责任。(2)刑罚个别化理论。刑事责任是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的统一,通常情况下,人身危险性与人格有紧密联系,其“表现为犯罪可能性或犯罪以后再次犯罪的融通性,而这种可能性是以行为人的犯罪倾向性和人格为基础的”。

  但是品格证据的运用在实践中易导致误判。普通法国家的法官和现代成文法的起草者都认为品格证据不仅证明力不大,还会转移案件审理者的注意力,使案件的主要问题偏离到一些细枝末节上去,混淆了执法者的视听,导致时间的浪费和不应有的偏见。由于品格证据,特别是不良品格证据,仅具有较小的证明价值,却可能带来较大的偏见性影响,因此,如不限制品格证据的使用,不良品格证据可能会引起司法者对行为人的偏见,或仅凭被告人的良好品格就对其免于定罪处罚,从而影响对案件的正确判断。

  分析本案的具体案情可以发现,认定被告人张某有罪的证据仅有被害人陈述和DNA鉴定意见这两份间接证据。被害人陈述客观、稳定,且有提取的内裤作为印证,但不能直接证实谁是犯罪嫌疑人。DNA鉴定,检材来源合法,鉴定过程符合规定,结果真实可信。张某本人对犯罪事实虽不供认,但对鉴定意见不能解释。综合以上情况,我们认为张某强奸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可以认定。

  对于其抢劫犯罪,因仅有被害人陈述,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实,因此不能认定。虽然有人认为张某系惯犯,有过多次犯罪记录,如果强奸犯罪可以认定,那么抢劫犯罪也能认定。但是持此意见的人没有认识到,无论是多次犯罪记录、正在服刑的情况、还是已经认定的强奸犯罪实际上都是属于品格证据。即是将某人曾经的行为作为一种间接证据来使用。意即认为性格倾向不仅是描述性的,也是预测性的,可以体现出某人的行为模式,从而告诉我们其做或不做某件事情的可能性。但是,现阶段无论是英美国家还是中国,都没有将品格证据作为定罪的证据。其理由用一句话就可概括。法律不承认"一次作贼、永远是贼"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