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专访|吉娜·爱丽丝:我是中国媳妇,我爱中国文化

婆媳 时间:2020-05-11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钢琴家郎朗和太太吉娜·爱丽丝如今出双入对,走到哪儿都是聚光灯追逐的焦点。 两人最近一次合体是在“相信未来”义演。5月4日第一场音乐会上,两人压阵出场,对琴而坐,以一曲《黄河颂》将音乐会推向高潮。 这段音乐选自《黄河钢琴协奏曲》,两人稍微做了

钢琴家郎朗和太太吉娜·爱丽丝如今出双入对,走到哪儿都是聚光灯追逐的焦点。
两人最近一次合体是在“相信未来”义演。5月4日第一场音乐会上,两人压阵出场,对琴而坐,以一曲《黄河颂》将音乐会推向高潮。
这段音乐选自《黄河钢琴协奏曲》,两人稍微做了一些改编,第一次四手联弹。
“每次听《黄河》,感觉我就要流眼泪,太感动了。”从小成长于德国这样一个古典音乐大国,吉娜却从《黄河》里感受到了中国人的灵魂和传统,在中国居住时间长了,她也更切身体会到了中国文化的丰富和魅力,“我是中国媳妇儿,我就认为中国是我家,我特别热爱中国。”
自从和郎朗宣布婚讯,这位接地气的德韩混血便凭芭比娃娃一般的美貌,邻家女孩的亲和力,以及让人上头的东北话,圈了一大波粉,成了“热搜体质”。
真实的吉娜到底什么样?五一假期,我们走近了她。

专访|吉娜·爱丽丝:我是中国媳妇,我爱中国文化

吉娜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1
吉娜出生于德国威斯巴登,成长于法兰克福。
公开资料显示,吉娜4岁开始学钢琴,其实时间线可以再往前拨。两三岁时,她每天一大早就会主动找钢琴,自己动手弹一弹。父母常被她的琴声弄醒,发现她对钢琴感兴趣后,开始有意识地培养。

专访|吉娜·爱丽丝:我是中国媳妇,我爱中国文化

幼时的吉娜
8岁,吉娜开始在公共场合表演钢琴独奏;10岁,她相继在威斯巴登国际钢琴比赛和慕尼黑青年钢琴大赛中获奖;15岁,她凭借个人首场钢琴独奏音乐会赢得关注。
小时候练琴,吉娜的偶像是意大利钢琴家米凯兰杰利,尤其喜欢他弹的德彪西和意大利曲子,声音特别透、特别细。她还崇拜俄罗斯钢琴家弗拉基米尔·霍洛维茨,喜欢他用音乐讲故事的想象力,没有限制的弹法。

专访|吉娜·爱丽丝:我是中国媳妇,我爱中国文化

幼时的吉娜
吉娜如今的偶像,毫无疑问是郎朗。
“全世界只有一个郎朗。”从专业角度,同样是钢琴家的吉娜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了郎朗的魅力,“他是最全面的钢琴家。他对不同风格音乐的理解、他对音乐的感觉、他的技巧都特别强。那些特别难的曲子,他都能深入浅出,弹得大家都能理解,这很难得,他有这样的能力。”
在综艺节目《幸福三重奏》里,郎朗追溯过二人的缘分。
1994年8月,郎朗在德国比赛,拿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奖项。比完赛那天,他从法兰克福坐飞机回北京,比他小12岁的吉娜出生了,“那天天气特别好,我记得特别清楚,而且特别高兴我那天,获奖了嘛。特别神奇。”
吉娜长大后,郎朗已经是很多人的偶像。她第一次注意到郎朗是10岁左右。郎朗刚出了一张唱片,演门德尔松的钢琴协奏曲,吉娜的父母买来唱片,要求女儿多听一听,因为过一段时间,她就要开始弹这首曲子。
吉娜的父母对钢琴情有独钟,在德国那样的古典环境里,早练就了挑剔的耳朵,但那时候,他们就发现了郎朗在钢琴才能上的灿烂和全面。
18岁,吉娜迎来人生中一次重要的演出。在柏林爱乐大厅,她与柏林交响乐团同台,献演了门德尔松《第一钢琴协奏曲》。演出前,她意外收到了郎朗手写的祝福语“Good luck”,那份开心和雀跃,至今记忆犹新。
祝福原来是吉娜爸爸牵的线。作为德国国家电视台的制作人,吉娜爸爸当时和郎朗有个秀,他问郎朗能不能给女儿写个“Good luck”,郎朗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如今,祝福语还存在吉娜在法兰克福的家里。
4年前的柏林,在郎朗一次演出的后台,吉娜第一次见到了郎朗。她是专程去感谢的,感谢他给自己打气,她在台上更自信了,演出也成功了。
在后台见到郎朗,会想到未来的自己和他有交集吗?
“没想到。我想过我们在专业方面有可能还会碰到,比如大师课或音乐会,但谁能想到(结婚),我完全想不到。”吉娜连连摇头。

专访|吉娜·爱丽丝:我是中国媳妇,我爱中国文化

吉娜和郎朗
是郎朗先表白的。两人第一次约会是在布鲁塞尔,郎朗还记得自己买了当地的巧克力。吉娜眼中的郎朗像个小动物,而郎朗眼中的吉娜,“特别小女孩。”
因为左手练琴受伤,郎朗曾经暂别舞台一年多时间。在这个艰难的过渡期,吉娜始终陪伴左右,给了郎朗很大鼓励,两人的感情也因此升温。
“我也是弹钢琴的,所以我就换位思考,如果是我,我会需要什么,我就尽量帮助什么。”吉娜说,有什么困难,两个人就一起共担,“把不好的事变成好事,肯定需要一些耐心,但是不要害怕,什么都会好的。”
“对我来说,爱情是很简单的,我的要求不是那么高,小事儿就能让我非常开心。”在《天天向上》,吉娜回忆过这样一个小故事:有一次在纽约,郎朗默不吱声,出门就把她最爱吃的汉堡买了回来,这样一个意外的小惊喜,让她乐了一天。
而说到郎朗为自己做过的最浪漫的事,自称中文不够丰富的吉娜语出惊人,“最浪漫的事情是把我们两个人的未来放到一起。”
今年3月,郎朗在德国莱茵河音乐节首演了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这是音乐史上规模最大、结构最恢宏的一首变奏曲,宛若一匹人人均想驾驭的战马,是鉴别钢琴家演出实力的“试金石”。
这部作品对郎朗来说具有重要意义,展现了他作为一名钢琴家的技术能力和深度思考。有意思的是,首演地竟然就在吉娜的家乡威斯巴登,从这里走到吉娜降生的家里,只要三分钟。
人们都以为这是郎朗献给吉娜的礼物,是他特意挑选的首演地。吉娜对澎湃新闻记者澄清,这是主办方安排的,演出地点定了几个星期后他们才知道,“那天我们还在城里散步,去了我出生的家,特别有缘。”
作为国际上脚程最忙碌的钢琴家,郎朗一年要演大约120场音乐会,9个月在国外,3个月在国内,平均每两天一场音乐会,每两天坐一趟飞机。
“他一天怎么能控制那么多事情,还那么有能量,那么有热情?”跟着郎朗东奔西走,吉娜刚开始很不习惯,因为每个地方都有不一样的时差、温度、环境,如今已经完全习惯了,尤其是时差,她安慰自己不要想太多,到哪就是哪,千万不要提醒自己刚从哪来的。

女人必知:婚前不要对准公婆做的10件傻事

女人必知:婚前不要对准公婆做的10件傻事

世上最缺的也许就真是后悔药,每当我们寻寻觅觅的征战了许久,...[详细]

打工村青年常年在外 城市梦成“故乡终结者”

打工村青年常年在外 城市梦成“故乡终结者”

老奶奶(左)和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三女儿(右)在一起。村南头一...[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