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6个女孩的失败相亲经历

恋爱 时间:2020-06-23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编者按 首先,我们要给大家讲一个可怕的故事:下周日就是1月1号了。又是一年过去了,广大适龄未婚男女青年们,大家准备好了吗? 2016年12月12日,人间栏目转载了作家蒋方舟的文章《我的相亲史》,并借此东风,向读者朋友们发出了诚挚邀请——“讲讲你的相

编者按 首先,我们要给大家讲一个可怕的故事:下周日就是1月1号了。又是一年过去了,广大适龄未婚男女青年们,大家准备好了吗? 2016年12月12日,人间栏目转载了作家蒋方舟的文章《我的相亲史》,并借此东风,向读者朋友们发出了诚挚邀请——“讲讲你的相亲故事吧”! 截止至12月20日,人间共收到7万多字的来稿。有人“痛诉”相亲对象;有人修成正果狂扔狗粮;有人心灰意冷,匆匆踏入婚姻围城;也有人顶住压力,坚持等待Mr.Right…… 我们试图以不同的视角,展现相亲时刻,男女各自的内心大戏。 “你看别人奇葩,大概别人也这样看你。” 一位作者如是说。 此文为连载第一篇。

我就像只垃圾股,被人幸运地绕开了——晓凡

我的第一次相亲是在去单位报到之后,紧随着的。

热心的媒人找到我的办公室,脸上堆着老熟人似的笑,锐利的目光却早已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我不认识她,她是从我姨那儿得知我刚出校门的消息。

在她的安排下,我在一个政府机关的宿舍大院里,和一个男青年见了面。虽说是俩年轻人相亲,但从头到尾都是媒人和男青年的姑妈——某局长夫人唱着主角。这次相亲给我留下惟一的印象是局长夫人身形富态,衬得她娘家的侄儿越发单薄瘦小。

相亲过后一个礼拜,我接到媒人的电话,询问我对男青年的感觉。想起那个形容瑟缩的男青年在局长夫人面前赔着小心的样子,我婉言谢绝了。

媒人很惊讶,以很体己的口吻劝我:“哎呀,小伙子长得是不好看,可是长相又有什么关系呢,脸上又不能出大米。小伙子单位不错,条件好才是真的。不过怪我,这事儿不能急,你再考虑考虑啊!”

我哭笑不得,想不到相亲难,相亲后想说“NO”,更难。

又过了一个礼拜,媒人打来第二通电话,我还是坚持第一次的决定。媒人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你和小伙子处朋友不会吃亏的,小伙子的姑妈说了,只要你同意处朋友,他们家会想法子帮你调动工作。”

这次算是利诱了,但相亲市场上谈斤论两到了这个地步,真是让人无话可说。虽然我的薪水袋轻,可我回绝的语气是沉的。挂了电话,我落荒而逃。

然而,作为一名单身女青年,相亲是躲不掉的。

第二次相亲见面是在晚上,月黑风高,地点偏僻,走在赴约的路上,我感觉是两个地下党员要接头。

见了面,发现那位男青年老成持重,谨言慎行。但由于种种原因,这次相亲没成。可是戏剧化的是,相亲失败后,这位男青年忽然好事连连,他一个月后升职,两个月后相亲成功,最终抱得美人归。

我和他相过亲这事也传开了。随着男青年身价看涨,我在很多人眼里,成了“有眼无珠”的典型。

办公室的一位阿姨当着我的面啧啧称羡这位男青年的春风得意,她说:“他找这个女朋友算是找对了,女方家的一位亲戚可是个大领导,他以后不愁升不上去了。”

她说话时,办公室里还有两三个待嫁的女同事一脸同情地看着我。我感觉讪讪的,仿佛自己是只垃圾股,被人幸运地绕开了。

男青年升职后,曾到我的单位里办事。他开着车,带着下属,派头十足,路过我办公室时,还似笑非笑地睥睨了我一下。后来,我偶遇他的未婚妻,她看我的眼光与她男朋友如出一辙。

我转而为自己的“有眼无珠”深深庆幸。

不过并不是所有相亲,都会让人不愉悦。也有“有心栽婚恋之花花不开,无意插友谊之柳柳成行”的事情发生。

曾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位现役军官,据说他的优点就是特别孝顺长辈。在他休假来我家做客的时候,恰逢我爸生病,卧床不起,而我上班很忙,分身乏术,军官同志就张罗着送我父亲上医院,忙着服侍接送。他看我家有点乱,索性把袖子一挽,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这让我爸直埋怨我妈没给他生出这么好的儿子,而我也只恨自己没有这样的哥哥。

军官无可挑剔,但我对他除了兄妹之情就再无其他。他闲暇时,把我书架上的书读了个遍,惊讶于我在工作之余还继续学习,而我也真心佩服他的孝顺。于是,一场长辈们殷殷期盼的相亲,最后变成了一场温馨的交友互动。

后来,我和我先生,还是由媒人撮合的。

听他说,在和我见面的头天晚上,他妈把一根棒槌往桌上一拍,对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他厉声喝道:“相亲你倒是去不去?”我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刚下班,灰头土脸地就被我爸“押”着过去了。

我们都是久经沙场的“相亲老手”,练就了一身胡吹穷侃的本事。于是,我和他像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青年男女,聊国际国内形势非常起劲,还就当前的社会热点问题“交换了意见”。

事后,他家人好奇我们聊了什么,他说:“我俩在忧国忧民!”

可就这么歪打正着,俩人却成了。我的相亲历程就此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开始反思自己拒绝别人的方式——山丁子

从参加工作起,就不断有热心人满脸关爱地凑上来:“有对象了没有?我认识一个人和你很合适哎……”

热心人里有同单位的大姐、阿姨;有好朋友的妈妈、姑姑;有来单位卖保险、安利的;还有在公共汽车上认识的某单位的人事处处长……热心人多得不得了,让我一度怀疑自己长了颗特适合相亲的脑袋。

那时候我还年轻,磨不开面子回绝别人的好意,加上死党们时常凶巴巴地打来电话,“死丫头,我的××都帮你约好啦,你要想死你就别去!”

总之十年下来,我得长成个多足纲(多足节肢动物),才能掰着脚趾数清楚和多少陌生男子尴尬地相对而坐过。其中有几个,我还有些记忆。

第一个相亲对象是我好朋友的朋友的老公的朋友,介绍人说,“你们的父母都是医生,这个人长相气质和你爸爸一样。”这句话引发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把“人家还小”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第一次相亲决定了我此后应对所有相亲的方式——自己联系。自己联系好,免去了在介绍人面前装羞涩的过程,回去呈给介绍人的理由也有了可编造的余地,更不会因为在现场不够淑女而被人在桌下踢飞脚。

我们约在当年呼和浩特最好认的地点见面—--新华广场的公厕旁,那年我不满22岁。

另一个相亲对象是好朋友妈妈的单位新分来的大学生。介绍人说:“这孩子长得帅,人老实又勤快。”还拿了一张不知从哪儿扯下来的小一寸照为证。可我就看见照片上劈脸盖着半个大红戳,人帅不帅,根本看不清。

见面后,他先羞红了脸,问我:“你,你,你喜欢,你喜欢数学不?”

“不喜欢。”

“那,那你喜欢计算机不?”

“不喜欢。”

估计他设计好的所有话都是从这两句开始的,可没想到,被我那两句发自内心的“不喜欢”给噎了回去。好在,我主动说话了,“你哪年的?”

“73年的。”

“噢,和我姐姐同岁!”

“那你姐姐是几月的?”

“四月十四的!”

“比我大,你呢?”

“七月七号的。”

“啊?”

“我说的是阳历的!”

“噢,我妈说阴历七月初七生的人命不好。”

“是这么说,王熙凤的姑娘就是阴历七月七的。”

“谁是王熙凤?”

6个女孩的失败相亲经历

好多少女都有军装情节,但我没有。

忘了是谁给我介绍过一个英俊潇洒的军官,他告诉我他是硕士学历,然后又告诉我军队考试的种种内幕。我觉得这人还真诚实,于是就一起去吃饭。